相关文章

从“烤箱”到“看海”:极端天气挑战浙江城市规划

新华网杭州10月9日电(记者黄深钢、屈凌燕)“8、9月份太热了,街上几乎没人,没活干;刚进10月,车却一下子开进了水塘子里,又赚不到钱啦。”出租车司机韩湘无奈地看着脚下的水浪,一阵一阵冲击着车门。

时值长假,韩湘本以为可以靠来杭州的游客弥补夏天的损失,但一场台风带来的强降雨再次浇灭了他的期望。数十辆汽车和韩湘的出租车一样,因积水在主干道上熄火了。

“浙江省气象台分析显示,今年第23号强台风“菲特”登陆强度、瞬间风速和雨量打破三项历史记录。宁波市沿岸堤坝多处出现险情,城区内涝积水严重,部分地区停水停电,不少市民被困楼内缺少饮用水和食物,经济损失超过21亿元。

位于东南沿海的浙江省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,也是被气象灾害频频光顾的地方。今年夏季,当地遭遇持续一个多月的35摄氏度以上极端高温天气,并引发局部旱灾。浙江奉化、慈溪等地多次占据中国最高温地区排名榜的前列。

传统的园林、建筑、街道、水系都有对抗湿热气候的功能,但随着现代城市的发展,原有的体系逐步衰退。高温冲击着现代城市绿化、建筑、能源以及整个生态建设的理念。人们不禁疑问,对抗高温,除了空调就无计可施了吗?

近年来,城市化是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最火热的经济话题之一。“城市,让生活更美好”是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的主题。但也是在这几年当中,北京、南京、武汉、广州等中国大型城市都遭遇了大雨涝灾,给市民的生活造成诸多不便。

杭州在大雨中暴露出的一个细节是,一条刚竣工不久、通往城市中心火车站的地铁线路,因为一段出口阶梯缺乏防雨棚设计,雨水直接淋在过道上,相关部门不得不临时关闭这个出口,给不少乘客造成不便。

杭州部分城区积水两天未退,下水道再次暴露了其脆弱性,。由于进城要道积水至膝盖,王先生“七拐八绕上了高速再下来兜到单位,耗时3小时。”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傅女士8日、9日连续迟到,她说,“2007年罗莎台风的时候我也遭遇过,想不到时隔6年还是老样子。”不少市民甚至考虑,将“逢雨必涝”的城西剔出购房名单。

浙江省生态气候资源区划及气候变化影响评估表明,最近50年浙江气象灾害趋于频繁,而从未来趋势来看,估计到21世纪后期,浙江省将出现气候变暖、频繁高温等天气,强降雨也将频繁出现,可能会导致汛期洪涝灾害发生频率增加。

杭州市气象局局长苗长明认为,极端天气频繁,在这样的新情况下,参考前30年气候资料已经不适应了,必须加强对整个城市规划、公共建设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气候论证。

他介绍,《气象法》规定城市规划和重大工程建设都要经过气候论证,但目前更侧重于功能性论证,如城市布局中工业区安排在下风口等。还有一些是“亡羊补牢”式的,如动车事故后各地都加强了地铁防雷建设。

“我们面临新的气候形势,建议多参考气候论证部门的意见,甚至从法律法规层面,推动气候论证。”苗长明说。